穿成民国文豪糟糠妻 第66章 第 66 章

小说:穿成民国文豪糟糠妻 作者:小乔且中路 更新时间:2021-11-21 04:10:11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而老太太听到宋雁西的话,连忙去就要去开门,意图将今天来看热闹的人一个个找遍。

  这门一开,过道的凉风就灌了进来,小道士就更冷了,连忙起身来,一边哭一边擦着眼泪把衣服一件件捡起来穿上。

  小塔见他这倒霉样子,忍不住说道:“看你下次还做不做好人,这下知道什么是好坏了吧?”

  说完,将脑袋往下铺伸过去,不知道悄声和宋雁西说了什么。

  不多会儿,小道士穿好衣裳怕到自己的铺上,生气地将老太太地行李都一一给扔到她们的床上来。

  老太太此时不在,就那小孙女躺在床上,见小道士把行李拿下来,生气地蹬着腿,一脚将行李踹到地上去,恐吓道:“你个小偷,又动我们的行李,等奶奶来了,喊她再扒你的衣裳,拿竹条打抽你。”

  小道士充耳不闻,一边愤怒地将行李一件不剩搬下来。

  他放一件,小女孩就踢一件。

  一脚踢不动就多踢几脚。

  忽然,随着一个包袱又从铺上被她踹下来,只听里面传来‘哐当’地一声,好像是什么罐子打碎了,瞬间一股难闻的味道从包袱里传开来。

  众人连忙捂住口鼻。

  小塔等人都忍不住埋怨起来,“这是什么东西,好臭啊!”

  又忙着将那小窗户打开散气。

  但是这小窗户能顶个什么用处?

  不多会儿,老太太就回来了,嘴里骂着什么,身后跟着列车员。

  显然她去搜别人没这么顺利,反而将车上的列车员给惊动了,给她送回来。

  走到门口忽然闻到这臭味,看到地上乱七八糟的包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朝中铺的小道士就冲过去掐住他的腿厮打,“你个小道士,你把我的宝贝都给打碎了,你赔我孙子。”

  小道士这次不愿意受这冤枉气了,挣扎着躲开她的攻击,为自己辩解道:“可不是我给你放在地上的,我是放回你们的铺上去,免得到时候丢了什么东西,又来找我。是你孙女一件件踢到地上去的,摔了什么你找她,找我做啥子?”

  老太太本来没找回钱,还被列车员给劝回来了,虽然他们说会给自己想办法见钱追回来,可这就是糊弄人的。

  她当然不相信。

  如今一口气憋在心里,正好找个人发泄,所以即便小道士怎么解释,还是不肯放过他。

  更何况,她也不能去怪自己的孙女!

  因此便破口大骂,“她才多大?懂得什么?而且我们两个人睡,那个铺上也放不下这许多行李,借你这个地方放一放怎么了?小小年纪,咋就这样歹毒呢?”

  列车员捂着鼻子,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臭味,说不出来,有些像是茅厕里的,又像是什么动物炎炎夏日腐烂的臭味。

  见着老太太很是难缠,便朝那小道士也说道:“你这个小道士,既然是修道之人,你借她放点东西,也算是积德的好事情,怎么能这样?快些下来给老人家把行李放上去。”

  然后便要趁机溜了。

  这味道他实在受不住了。

  小道士听得列车员的话,行李可谓是一万个委屈,气得嘴巴都翘起来了,“我就是不借她,我买的床铺,为什么要给她放行李?你自己想做好人,你给她放到你休息间去啊。”

  他终于反驳了一回,见着列车员难以置信的表情,竟然觉得心里有些痛快。

  不过一看到老太太那张脸,又难过起来,自己今天明明是做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又嫌弃这味道臭,拉了被子裹着身子,背对着墙,不打算理会。

  老太太见此,便朝列车员道:“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我老太太带着孩子容易么?给我安排在这车厢里的都是什么啊?一个个不尊老爱幼就算了,还将我这宝贝孙子给摔死了!”说罢,就蹲在地上抱着那臭烘烘的包袱大哭起来。

  列车员听到她说什么摔死宝贝孙子的话,还以为出了人命,忍着这臭气熏天,连忙打开一看,果然能见到些死耗子,吓得连连退了几步。

  小塔也好奇地钻出脑袋来,心说好像都是耗子肉啊

  “这是什么?”列车员捂住口鼻疑惑地问道。

  老太太在哭,自然是回答不上他的话,倒是那小女孩说道:“那是我奶奶给我妈准备的药,吃下就能给我生弟弟,你们现在给打碎了,我弟弟就没有了,等到了洛阳,让我爸爸把你们都全部抓进大牢里去。”

  那东西是生儿子的偏方,吃下就能生儿子?

  可是谁能吃得下去?

  还有这老太太这么作,做她的媳妇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工作人员也没办法直视那堆死耗子,但为了图个清净,朝老太太说道:“我去给你找个罐子,重新装起来。您那钱的事情,我们会给你想办法!”

  然后拔腿就跑了。

  很快让同时送了罐子来,老太太将那些个死耗子装好,放进包袱里,又往小道士床铺上放去。

  小道士这次还要拿下来,小塔上铺的男子就劝道:“小兄弟呀,这再忍两三个小时,咱就到了,求您忍一忍吧。”白买了个卧铺的票,没能休息好就算了,这里还又吵又臭。

  他上铺的人也附和。

  小道士终究是忍了,一肚子的委屈。

  可是在这样臭气熏天的环境下,两三个小时也不好忍啊。

  到了凌晨一点多左右,火车到了洛阳。

  本来又还是正月里,这夜里就更比白天还要冷了,宋雁西和小塔拿在手上的就一个小行李箱,其余的都在女娲树那里收着。

  下了火车,小塔要去上厕所,耽搁了一下,等他们出站的时候,竟然看到小道士和那对祖孙站在一起,旁边还有一对青年男女。

  小道士与那个满脸是苦相的年轻女人挨在一起,青年男人脸上则带着笑容,不知道和老太太在说什么,但是老太太的脸色仍旧不好。

  于是青年男人就弯腰将小女孩抱起来。

  小塔尤为好奇,正好也要那里等车,便先行跑过去,一面侧耳旁听。

  很快就弄清楚了,只朝宋雁西小声说道:“姐姐,这才是真正的无巧不成书呀!你猜那个小道士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宋雁西心说这哪里用的这猜?从各人的表情和脸色就能看出来了,“那女人是小道士的姐姐,但却不是老太太的原配媳妇。”

  小塔听罢,震惊不已,满脸的崇拜,“姐姐你好聪明,你怎么猜到的?咦,他们怎么丢下小道士走了?”

  只见拦了两辆人力车,老太太带着孙女一辆,夫妻俩一辆,行李分两边放。

  女人是最后上车的,走的时候给小道士递了什么,然后才哭着上车。

  但即便如此,老太太还是骂了她,声音很大,宋雁西都听到了。

  “你这只不下蛋的母鸡,我儿子辛辛苦苦在外拿命赚来的钱,可不是让你来享福的,回去就把这药引子给我吃了,早些为我们老石家生个大胖儿子,不然赶紧收拾包袱,滚回你的四川去。”

  骂着还觉得不过瘾,回头等了等站在原地可怜兮兮目送他姐姐走的小道士,“我们家可不是什么叫花子都能进的,你早些断了心思,只要我在,休想让他进我的家门。”小道士那样穷,包袱里一个子儿都没有,到时候吃的花的,还不是要用儿子的血汗钱?

  自家儿子辛苦挣的钱,那都是要留给未来的孙子,凭什么给一个外人花?

  小道士见姐姐走了,坐在一旁的地上就忍不住哭起来,姐姐过得一点都不如信里说的好。

  早知道他就不来给姐姐添麻烦了。

  本来和师父到了西安,刚好遇到战事,师父死了。

  将师父安葬后,想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