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文豪糟糠妻 第92章 第 92 章

小说:穿成民国文豪糟糠妻 作者:小乔且中路 更新时间:2021-11-21 05:26:56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因为有女娲树在身,也不用带什么行李,所以倒没有先去找旅店,而是直接拦了人力车,朝着净慈寺方向去。

  一路观赏着这西湖的风光,正是绿树莺歌几处,红芍药盛开之时,景色宜人,自不必多说。

  沿街虽也有那急色匆匆的路人,但也有推着小吃车,挑着果篮慢悠悠沿着西湖叫卖的小商贩。

  总而言之,形形色色。

  她们这一路走,中途还休息了一次,傍晚些方到了这净慈寺附近。

  不过此处并没有什么异样。

  按理说是那天门派在此有盛典要举行,应该热闹非凡才对的。

  但是,竟然不见半个玄门中人,难道真如同浮羽所言那样,这天门派的眼光甚高,即便是琼华天宫那样的玄门顶级门派,也看不上眼?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是浮羽骗了他们。

  但是都拿自己的性命来发誓了,这个可能性比较低。

  所以宋雁西想还是第一个可能性,毕竟在什么时候,都有那些个隐世的大门派。

  她在山下的茶摊休息,让小塔去打探消息,嘲风也四处观望,仍旧没有发现什么,所以忍不住好奇,“姐姐,难道他们也设下了法阵么?”

  这山下宋雁西暂时还没发现异常,至于那山上却是不好说。

  两人等了半个小时不到,小塔就回来了,满头的大汗,也不先说山上是什么情况,只是让嘲风给她倒了满满的一大碗茶,仰头一口喝完。

  然后坐下来喘了一会儿气,才说道:“山上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和尚都不见几个,也没有什么香客。”更不要说是什么天门派的弟子了。

  这就是战争最真实的写照,家中无人,庙里没有和尚。

  可她为什么一头的汗,这可都日落西山了。

  而且烈日当空时,也没见过她这副模样。

  宋雁西正要问她到底有没有发现什么?

  小塔就继续说道:“我不是听叔叔说他在雷峰塔下面点灯添油嘛,那我就想既然这上面没有人,那我就去下面看一看。”

  然后就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瞬间向下挖了十几米不止,到了那山腹中间,小塔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但是她那一身坚韧的鳞甲跟锋利的指甲,可是铜墙铁壁都挡不住的。

  所以还是给她刨出一个洞来。

  不过,这并非她满头大汗的原因。

  而是她进去以后,发现里面又有一个净慈寺的样子,而且还有一座和外面一模一样的雷峰塔。

  头顶上空,不知道是镶嵌了什么东西,反正看着亮晶晶的,犹如白昼一般。

  比当初在洛阳大雁塔下的地宫里所看到的还要让她震撼。

  而且空间之大完全超过了她在外所看到的山体。

  也是给她惊得一头的汗。

  所以就很纳闷,再三朝宋雁西保证道:“姐姐,你要相信我,我虽然没有念过书,但是我的眼睛没瞎,我很确定,我就只挖了十几米而已,还在这山中,可里面的空间感觉远远超过了这山体。”

  这让宋雁西也很惊讶,如果说里面有法阵的话,小塔应该是不会这么容易就挖过去的。

  就算进去了,也会被天门派的弟子发现。

  一面问着小塔,“你没被他们发现吧?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线索?可看到了叔叔?”

  小塔摇着头,“我原本是想去雷峰塔可是我走近才发现,那些绿树都是翠玉雕琢出来的。”

  当时她就忍不住想,如果搬一株出来的话,得换多少钱呀?

  不过她根本就不敢靠近,因为到处都挂满了密密麻麻的黄符。

  也没见着几个人,不过一个个看去衣冠楚楚,颇有些世外仙人的样子,倒像是那么一回事。

  就是越看到他们这样,小塔想起上面的烟硝,越发觉得讽刺。

  常言道,玄门逢乱世入世,他们既然一个个那样厉害,怎不站出来庇佑这山河无恙?

  又不是像姐姐一样,一个人力量有限。

  他们可是整个门派呀!

  有他们做领头羊的话,这玄门的其他门派应该也会踊跃参加,到时候就算扶桑的阴阳师和各大派大家族全部都来了,也无所畏惧的。

  而且照着她所想的这样打,还痛痛快快的,不会像是炮火一样无眼,伤及那么多无辜老百姓。

  所以她对这天门派没有什么好感,听到宋雁西问:“看着不像是什么正经门派?我觉得是邪魔歪道。”

  宋雁西当然不可能听她一家之言,决定还是去亲自看看。

  所以先带他们俩去吃了一顿正经的晚饭,正好也入了夜,踩着这夜色便朝山腹中而去。

  但是出乎意料,这天门派的仪式居然是在晚上举行的,白天小塔看到的人少,只因他们都在休息。

  以至于现在宋雁西他们刚进来,就发现那雷峰塔下的广场里密密麻麻的,全站满天门派的弟子,宋雁西忍不住朝小塔看过去,有些疑惑:“这就是你说的几个人?”

  这保守估计也是几百个人啊!

  而且这外围都挂满了黄符纸,还有地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法阵。

  也亏得小塔之前来的时候没轻举妄动,不然她但凡敢向前多走一步的话,只怕有性命之忧。

  而且宋雁西也发现对方的确是有些实力的,和外面的玄门中的人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此也难怪他们如这样轻视外面玄门中人。

  甚至将其当做是蝼蚁一般。

  眼下初步看来,这一对比的确还是差距很大的。

  也难怪这天门派如此高高在上。

  所以是打算回去的,明天白天再回来。

  毕竟现在看这个场景,可以确定他们应该是昼伏夜出。

  小塔跟嘲风倒是活了几百年,可一个在井里,一个在河底,哪里能指望他们?

  女娲树又是在地宫里不见天日。

  这个时候宋雁西不免就想,如果谢兰舟在多好啊!他到底活了几千年?那见识跟阅历是大家不能比的,也许还能提供些许的线索。

  毕竟看这些人,这所谓的盛典,总觉得奇奇怪怪的,正式的玄门中人,那都是在青天白日之下,夜里设坛作法反而真像是邪魔歪道。

  如此也难怪小塔对他们的印象不好了。

  正准备回去,那雷峰塔下的鼓声突然响起,只见一个天门派弟子唱喝:“带…”

  他语音未落,就见广场上的弟子们都纷纷朝两旁退开,让出一条路来。

  然后地面突然有机关开启,五六个弟从下面被传送上来,双手皆被缚住,由着两个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的天门派弟子押着。

  然后顺着弟子们让出来的这一条道直往雷峰塔下的台阶处走去。

  待他们走到台阶下面,恢宏的鼓声停止!

  这样大的鼓声,居然没有传到外面去,却又没有什么阵法,这让宋雁西有些好奇?他们到底是怎么将这声音隔绝的?

  而刚才唱喝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