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文豪糟糠妻 第119章 第 119 章

小说:穿成民国文豪糟糠妻 作者:小乔且中路 更新时间:2021-11-21 07:26:33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宋玉芝果然被他恐吓到,他若真死了,往后苏家便真的没后了,那自己就是苏家的罪人,以后怎么面对丈夫?

  而苏臣兖看到宋玉芝动容,越发下了狠力,往自己的手腕上划出一道口子。果然吓得宋玉芝要上前阻拦。

  就在苏臣兖以为自己就要成功的时候,宋玉芝忽然被宋雁西一把拉住,“让他去死!你看他敢不敢?”

  苏臣兖怎么可能想死?他只是借机逼迫宋玉芝而已。

  所以宋玉芝被宋雁西拉住,不能上前来阻劝自己,他还继续动手有什么意义呢?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瞬,便消散了。

  他是个偏执的人,他现在看到咫尺再近却没有办法到自己面前来的宋玉芝,忽然想到既然不能让宋玉芝留下,那他就要让宋玉芝记得自己一辈子,并且憎恨宋雁西一辈子。

  这样一想,心一横,直接举起刀朝自己的手腕砍去。

  顿时鲜血迸放,那锋利的刀瞬间将他的手从手腕处齐齐给砍下来,这痛也绝非是他自己所能承受的,看着自己秃了的手腕,顿时就开始后悔起来,并且发出刺耳的惨叫声。

  傻子,刚才他自尽割的不是大动脉,而是筋。

  而现在一刀切下去,这下好了,人没死,手断了。

  真是能作。

  然后这一场闹剧就以苏臣兖断腕给结束,他应该是疼得昏死了过去,宋玉芝则是给吓得昏死了过去。

  宋雁西找人把他送到医馆,并且通知了苏家,这便带着宋玉芝重新换了客栈。

  然就在这时候,女娲树急促地将开天剑给拿出来,“小姐,我好像听到了主人的声音。”

  宋雁西满脸疑惑地握起开天剑,果然隐约听到谢兰舟的声音,只是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很是模糊,“雁西,如果你不能马上赶到大雁塔下,那你就立即回北平。”

  只有这么一句话,宋雁西握着开天剑重复感知了好几下,仍旧是这一句。是谢兰舟的声音,千真万确没有错,而且语气很是急促。

  急得她也下意识地就想掐指推算家中状况,不过被嘲风给拦住了,“姐姐,让我来。”

  算命不算己,这是玄门中的老规矩。

  然后宋雁西就心急地看着嘲风,也顾不得去想为什么谢兰舟也要让自己去大雁塔下。

  片刻后,嘲风脸色难看地抬头朝宋雁西看过去,“姐姐,不止是北平会发生变故,而且你身边很多亲人未来会遇到的事情,似乎都提前发生了。”其中,也包括他们的死期提前了。

  比如他们陆禀言跟柏小鱼,纵然最终会相认,但那已经是在几年后了,那时候已经物是人非,陆禀言与柏慧珠也已经有了孩子,两人中间有了羁绊。

  所以陆禀言和柏小鱼的结局,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

  至于苏臣兖发疯,也是在几年之后,可是现在一切都提前了,而且还刚好让宋雁西给碰到,这就意味着,有人想让她分心,想拖延她的脚步,似乎在阻止她继续前行一样。

  而这些事情提前发生,原本就是为了拖住宋雁西的,可是宋雁西办事从来都是大刀阔斧,没有半点拖拖拉拉,因此这两件事情哪怕提前发生了,也没有影响到宋雁西的半点行程。

  所以现在北平家中便会出事,这样一来,她就会返回北平。

  眼下正好顺便又要送宋玉芝回北平,那宋雁西折回北平,好像就是理所应当事情一样。

  宋雁西不知道大雁塔的地宫下面,到底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必然不是寻常之物,而现在会阻止自己的,除了臾央之外,还有就是小塔的父亲。

  反正除了他们俩,宋雁西再也想不到任何人了。

  只是这两人,无论是其中任何一个,她都对付不了。

  不过这两人,却都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朝自己身边的人下手,那就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动不得自己?

  毕竟,他们要杀自己,还是轻而易举的,但却是没有选择直接朝自己下手,而是转而朝自己的亲人动手,就耐人寻味了。

  此前臾央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本来也是可以排除是他,但是如果是小塔的父亲,他是可吞噬万物,但是却没有主宰世间之事的本领。

  所以这归根结底,还是臾央在背后动手,他想阻止自己去西安?

  那宋雁西就偏要去,当下就做了决定,“这一趟西安之行,我非去不可!”但是北平家中也不能不管。

  贴心小棉袄嘲风这个时候便看出了她的为难,主动站出来说道:“姐姐,要不然我送三姐回北平,然后就留在北平,你带着小银去西安。”

  这个办法不是不行,但是宋雁西很担心嘲风,他不管怎么说,就算是神兽,那也是幼兽。

  所以觉得还是不安全,再三思索下,“小银与你一起回去,若是觉得北平不安全,就带着大家回天门派。”甚至还把三头魇交给他们,关键时候让三头魇隐身,既能救命又不引人注目。

  这样一来,她就带着被封印的小塔和女娲树去西安。

  她觉得这个办法很好,大家分道而行。可嘲风和小银却不这么认为,宋雁□□自一人去西安,去那大雁塔底下,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她一个人怎么能行呢?

  可是宋雁西这个时候便有些独断专行了,很严肃地朝他们俩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们本就是无关的,这一次让你们回北平帮我看着家里,已算是我欠你们的人情了。”

  她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扭过头去不看小银和嘲风,“如果,真的到了那最糟糕的一步,你们自行离去。”至于家人,大抵就是宿命。

  说完,直接用了隐身符离开,一点都没有给嘲风和小银反驳的余地。

  她忽然消失在两人眼前,显然已经是下了决心的,这是小塔被封印之后,嘲风第一次体会到了分别之痛。

  可又能如何?他是男孩子,小银真正到这个社会的时间并不如自己长久,所以还是只能将一切难过都压在心底,带着小银和昏迷中的宋玉芝直接赶着马车离开。

  但是以这样的速度,肯定不行的,只怕那时候到了北平,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所以到了那无人之处,便让三头魇隐身坐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他化形驮着大家腾云驾雾。

  三头魇体积可以足够放大,能完全将嘲风整个身体都挡住,只是这样一来,重量也大大地增加。

  所以不过行驶了半天,就把嘲风累得够呛了。

  不过这是后话了。而宋雁西当日就离开了徽州,途经河南,去往洛阳十文县,直接帮那几个牡丹精化形。

  只是他们修炼的年份尚浅,所以即便如今得了宋雁西的帮忙,已经得了人形,可事实上没有多大的攻击力,最多也只是比普通人命大几分罢了。

  但他们坚持要化形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